最新日志
准确理解把防范风险作为金融业永恒主题的深刻内涵
作者:莫开伟
  3月2日,央行党委书、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同志在回答新华社记者提出的推动银行业保险业高质量发展有关情况时指出: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银保监会将把防范风险作为金融业的永恒主题,毫不松懈地监控和化解各类金融风险,强化金融法治,完善长效机制。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确保金融创新在审慎前提下进行。

  可以说,郭主席的观点高度概括了未来我国金融监管工作的重要思路以及金融发展的方向,具有相当强的金融监管指导意义;尤其指出将把防范风险作为金融业的永恒主题对金融监管工作将起到提纲挈领的作用,也将成为时刻提醒监管部门不放松金融风险监管、银行保险机构不违法违规经营的“警钟”。

  郭树清主席提出把防范风险作为金融业的永恒主题,我们到底该如何理解并准确把握其深刻内涵呢?从当前我国金融监管的现实出发,可从五方面来全面科学地把握其精神实质:

  实施金融监管追求最大目标的需要。

  金融监管之所以存在和需要,就是因为银行保险业运行过程中不是所有机构都能合法守规经营,总会有一些机构存在违规违法经营行为,同时这种违法违规经营行为具有广泛的传染效应,有可能导致整个金融业经营的杂乱无章和风险萌发。而且,这些违法违规经营行为最终又会引发不少的金融风险隐患,既给金融业发展带来困惑,也给金融监管带来较大的阻力。同时,由于金融风险隐患存在会危及整个国家金融业的安全,最后也会祸及民众财富稳定以及国家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正是因为金融业在国民经济生活中的这些重要作用,任何政府都不会对金融业经营风险放任不管,都希望通过切实的监管措施、实施有效的监管手段来抑制各类金融风险,并将金融风险消灭在萌芽状态,为国家经济长远可持续发展、为民众金融财富保值增值营造安宁的金融环境。且确保金融业健康发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也是政府及其监管机构始终不懈地追求目标,也是政府监管部门应肩负的责任和使命,只有时刻对金融业风险保持高度的警惕性和责任意识、忧患意识,才能体现最大的政治责任感,也不辜负党和人民赋对金融监管的殷切希望。

  防范金融风险复杂性艰难性的需要。

  从我国当前金融客观形势看,近年由于金融监管机构大胆监管,出台了各类有效监管政策比如“三三四十”监管措施、理财新规、互联网金融监管政策等,使得金融风险总体得到了较好的控制,金融风险得到了有效化解,金融业运行形势日渐好转。比如据银保监会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金融杠杆率明显下降,金融资产盲目扩张得到根本扭转。2017-2020年,银行业和保险业总资产年均增速分别为8.3%和11.4%,大体只有2009-2016年间年均增速的一半;金融体系内部空转的同业资产占比大幅度下降。同时,近年来银行业不良资产认定和处置大步推进,2017年和2020年累计处置不良贷款8.8万亿元,超过之前12年总和。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势头得到遏制,2020年房地产贷款增速8年来首次低于各项贷款增速。但是由于防范与处置金融风险从来就不可能是一劳永逸的,尤其金融监管机构与银行保险机构之间的监管与规避监管的矛盾永远存在,加上金融监管制度的短板以及跟不上金融创新业务发展的速度,导致监管制度滞后以及监管力度不足,也难免形成监管真空,而银行保险机构“逐利”本性总会迫使他们不断打监管“擦边球”,使得不少违法违规经营行为总会变换马甲以不同的面目出现,给了金融风险滋生以很大的隐蔽性,加大了金融监管的难度与成本。所以,金融风险监管只能永远在路上,不可能终止,只要有银行保险业活动存在,金融风险也会不断萌生,金融风险监管也将永不停歇。假如金融风险被消灭之后就不可能再发生,我们国家的金融风险早就全部化解完了,金融监管机构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而事实上并非如此,金融监管形势依然相当严峻,金融风险监管依然永远不能放松。这需要银行保险机构及金融监管机构始终如一地抓好金融风险防范,牢固树立经营合规意识,时刻绷紧金融安全之弦,金融业才能永无后患。

  防范金融风险动态变化的需要。

  金融风险会随着银行保险业经营形式、经营方式、金融政策、金融业务创新、客观金融形势等方面的因素变化而不断变化,金融风险从来不是固定不变的。很明显,如果觉得将已有金融风险全部控制住,就不会产生新的金融风险,那是典型的、片面的形而上学的金融监管观。因为金融风险是动态的,也就是存量金融风险被遏制、被消灭之后,又会产生新的增量金融风险,并且增量金融风险可能更加顽固、更加难以识别和难以防范和化解。由此,在防范金融风险上,需要监管部门既要看到已有的存量风险,又要看到有可能产生的新的增量金融风险,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上既要在化解已有增量风险上用力,又不能放松对增量金融风险的防范,有时可难在防范增量金融风险上需要花费更大的力气,消耗更多的金融监管成本,尤其在监管机制上应时刻保持高度警惕,树立前瞻监管意识,做到未雨绸缪,才有可能在金融风险监管中获得更大的监管主动权,消除监管被动局面。

  同时,还要看到金融业发展受到全球金融形势的影响,在当前全球金融越来越一体化的今天,很多金融风险具有高度的国际传染性,一国货币政策的波动对他国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引发较大金融风险,这就更需要金融监管机构及银行保险机构及时研究全球金融风险形成的肌理,爆发的时间节点,制订相应预防措施。然而,这些都是相当困难,不容易做到的,更需要监管机构保持旺盛的监管斗志,也需要金融业采取及时有效的应对措施,做打好金融风险监管持久战的准备。金融风险攻坚中战没有胜利之时,只有永远进攻之日!

  构建我国金融业生态环境的需要。

  金融业风险滋生既与金融监管机制缺失、金融监管力量不足、银行保险机构主观规避监管等因素诱发,同样也有金融机构高管人员个人牟利动机等腐败因素的“催化”。所以,防范金融风险需要把预防和反对金融腐败放在首要位置,金融腐败问题不能控制住,金融风险也就无法得到彻底有效根治;在诱发金融风险上有时候“人祸大于天灾”,金融高管的腐败会严重恶化金融行业生态,为金融风险滋生提供适宜的土壤和温度。而且,目前金融机制尤其是金融业内控机制依然存在不少漏洞,在金融领域里违法放贷、权利寻租等金融腐败问题难以得到及时遏制和有效根治,这不仅会给我国金融业良性发展带来很大障碍,也会使我国金融业陷入各种困惑之中,更会影响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让全国民众对金融业失去信心。显然,金融监管机构及金融业各级管理人员及其员工应始终做到警钟常鸣,保持反腐败高压态势,狠抓廉洁自律教育,夯实各种监管制度基础,才能为金融业发展营造良好生态环境,金融业也才会始终运行在健康法治的轨道上。

  确保我国金融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需要。

  防范金融风险、确保金融业平安无事,不仅是确保国家发展经济和社会稳定大局的需要,更是金融业本身健康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因为金融业乱象丛生、无序发展,风险频发,不仅经济社会无法正常发展,民众也无法正常生活,金融业本身也不可能获得安全的发展环境,也不可能发展壮大;即便一时可能侥幸获得了规模扩张、利润扩大等不少局部收益,但金融风险一旦爆发成系统性金融危机时,不仅国家经济会严重衰退,金融业自身也会崩盘。因为无论任何情况下,经济始终是金融业的基础,金融业自身不顾风险缺乏自我约束能力,盲目扩张,其结局会严重挫伤社会经济发展,最终也使自己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壤,也会丧失民心,这正如“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一样的道理。由此,金银行保险业应坚守监管底线,增强对法治的敬畏意识,时刻敲响风险监管警钟,构筑金融风险防范安全大堤,筑牢金融业发展的各种制度基础,有效堵塞可能出现的一切风险隐患,金融业才能行稳致远,蓄积持续健康发展的动力,金融业也才能长成茂盛的参天大树!

阅读全文 | 回复(0) | 编辑 | | 2021-3-3 7:57:00
发表评论:
留言版
好友秀
相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