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日志
作者:莫开伟
  4月29日,央行、银保监会等金融监管部门约谈了从事金融业务的腾讯、度小满金融、京东金融、字节跳动等13家网络平台企业,约谈目的主要是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及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精神,进一步加强对网络平台企业从事金融业务的监管,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

  应该说,央行等金融监管部门此举是对从事金融业务的互联网平台企业实施精确金融监管的重要一环,充分表明了我国金融监管部门意欲持续深化整顿与规范互联网平台企业经营行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为我国金融业平衡健康发展营造有利环境的坚定决心。可以说,央行等金融监管部门此举符合当前金融监管的实际需要,也一定能获得全社会的高度称赞。

  央行等金融监管部门选择这个时间节点约谈13家从事金融业务的互联网平台企业,并非无事生非,而是对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等大型互联网平台企业约谈监管之后,对互联网平台企业监管范围的进一步延伸,监管力度的进一步加强。尤其,仅仅监管互联网超级“独角兽”企业还远远不能全面规范我国互联网平台企业的经营行为,在这个互联网企业共生共荣的时代,它们之间的气息是紧密相连的,唯有所有互联网平台企业的经营行为趋于规范,中国互联网平台企业经营金融业务的经营理念才能真正端正,中国互联网平台企业的经营自律意识才能真正增强,中国互联网平台企业也才能真正行稳致远。最为重要的是,我国开展金融业务的互联网平台企业确实存在不少问题,主要是存在无牌或超许可范围从事金融业务、公司治理机制不健全、监管套利、不公平竞争、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等严重违规问题,如果不进行约谈提出整改要求,中国互联网平台企业就有滑向问题更加严重的地步,最终就有可能恶化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危局。显然,央行等金融监管部门约谈显得非常及时和尤为迫切!

  而且,此次约谈并没有流于形式,也并不是只做样子的“花拳绣腿”,而是提出了非常具有现实可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的整改约谈要求,将对规范互联网平台企业从事金融业务行为、维护互联网金融秩序起到重要作用。

  具体看,此次约谈提出的七条具体整改约谈要求,每条都非常到位,且每条要求之间互为因果,只要按照要求整改到位,就一定能让我国互联网平台企业在开展金融业务上扬长避短,远离不规范甚至是违规经营误区,将互联网平台企业引向健康可持续发展轨道,尤其可让互联网平台企业避免发生过去经营中的老问题,以摆脱重蹈经营覆辙之危险。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21-5-6 9:00:00
作者:莫开伟
  银保监会、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中国人民银行等三部门日前联合发布《关于防止经营用途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的通知》,严打经营贷违规进楼市。通知要求,各地要联合开展一次经营用途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问题专项排查,在今年5月31日前完成排查工作,并加大对违规问题督促整改和处罚力度,一旦发现贷款被挪用于房地产领域的将立刻收回贷款,并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犹如重大安全事故发生之后,各地都会进行一次安全检查,并对检查中发现的问题进行整改和责任追究一样,金融监管和房地产市场调控工作大多也是围绕问题而展开,跟着问题在整改。虽然这也是一种工作方式和方法,但是,始终觉得这样的方式和方法有点被问题牵着自己走、有点被动的感觉,没有能够抢在问题的前面,把可能出现的问题解决好、把可能出现的矛盾化解掉。

  就经营贷来说,这次的检查一定会比较严,也一定会对查出的问题进行责任追究,从而让经营贷淡出人们的视野。至少,短期内不会再出现类似问题。关键是,没有了经营贷,还会不会有其他什么“贷”诞生呢?要知道,在经营贷的前面,还有过消费贷,有过其他形形式式的贷,最终的结果,都是资金直接或变相流向房地产市场。为什么开发商有那么大的底气死扛房价,为什么炒房者面对如此严厉的调控政策仍然不放弃炒房,为什么房价至今没有进入到下跌通道。说到底,就是有资金做支撑,有强大的银行做后盾。而对银行的违法发放贷款,有关方面也没有真正去进行责任追究,大多是罚酒三杯。如果对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大一点,能够让金融机构及其负责人、尤其是主要负责人有痛的感觉,违规问题可能就要少得多。


  事实也是,包括经营贷在内,实际企业和个人的手段并不高明,只要稍做关注,就能发现其中的问题。关键在于,银行自身对涉房贷款感兴趣,相当一部分违规贷款是内外勾结的结果,是银行有“内鬼”,且这些“内鬼”并不是普通工作人员,而是金融机构主要负责人。没有他们的默认和支持,工作人员是没有这么大胆的,也没有这个权力的。不追究金融机构主要负责人的责任,且这个责任必须向上一级机构追究一到二级,是很难产生痛感的。

  严打经营贷违规进楼市,当然是需要的。但是,依靠这样的打法,就会成为游戏中的打老鼠,这边打下去,那边弹出来,打得越快,冒得越凶,永远打不完。要想不再发生类似问题,只有在责任追究方面下功夫。因为,无论是金融机构,还是其他方面,一旦把问题与责任追究紧密联系在一起,解决问题的效果就会大大提升,新问题的发生也会得到有效遏制。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21-4-2 14:18:00
作者:莫开伟
   3月17日,银保监会公布了央行、教育部、公安部等五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简称《通知》)。该《通知》从加强大学生消费贷管理、加大对大学生教育引导力度、做好大学生消费贷社会舆情疏导、加大大学生消费贷违法犯罪打击力度等四方面对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进行了明确规定。

  《通知》面世,表明监管机构以及相关部门对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存在的各类问题引起了高度重视,可以说它是金融监管机构对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进行严厉监管、净化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环境的总动员令,这是一个非常及时、重要而又必要的举措。

  不少朋友可能会想,缘何此时五部委发布这个《通知》,其实这是有深厚社会根源及背景的。近期,部分互联网小额贷款机构通过和科技公司合作,以大学校园为目标,通过虚假、诱导性宣传,发放互联网消费贷款,诱导大学生在互联网购物平台上过度超前消费,导致部分大学生陷入高额贷款陷阱,带来严惩的社会负面影响。同时,之前一些非法互联网金融平台对大学生实施的消费性贷款出现了“裸贷”、“套路贷”等非法贷款行为,让一些大学背负深重的债务包袱,既影响了大学生正常的学业,也因为非法催债而让少数大学生轻生自杀,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如果再不努力净化大学生互联网贷款环境、不对相关违法发放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进行严厉监管,不对相关违法互联网金融平台进行全面“围剿”,大学生互联网费贷款的悲剧还有可能重演,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市场可能再度陷入混乱无序状态。由此,

  为尽快整治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市场乱象,有必要尽快出台《通知》,以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业务为重点,进一步加强放贷机构客户营销管理和风险防范要求,加强在校大学生教育、引导和帮扶力度,合理引导网络舆情,加大违法犯罪行为打击力度,坚决遏制互联网平台精准“收割”大学生的现象,切实维护学生合法权益,是当前切实大学生人身安全的客观现实需要。

  而且,此次发布的《通知》内容非常有针对性和现实可操作性,对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能起到积极有效的监管作用,也将对规范互联网金融平台健康发展起到推动作用:一是加强放贷机构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业务监督管理,指明了监管方向。重点明确了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消费贷款,进一步加强消费金融公司、商业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业务风险管理要求,明确未经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机构一律不得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同时,组织各地部署开展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业务监督检查和排查整改工作。这等于明确了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监管具体要领,对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进行了定性。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21-3-19 10:50:00
作者:莫开伟
   近几天,《中国证券报》、《证券时报》等国内重要媒体纷纷披露了银保监会各省局、分局春节后涉及银行违规行政处罚信息,表明各地各级银保监机构丝毫都不放松对各级银行信贷违规经营行为的监管,惩罚力度不减。数据显示,3月1日至5日仅仅一周时间,各地各级银保监机构共开出罚单40余张,其中辽宁、黑龙江、内蒙古等地的罚单数量占7成左右。

  从各地各级银保监机构处罚信息综合看,各地银行机构违规违法主要集中在贷款违规进入楼市、贷款违规流入股市、同业业务违规等领域,其中贷款业务更是违规违法的重灾区,贷款业务违规成为最主要的整治目标,占本月已公布信息的7成。

  商业银行目前仍有不少信贷资金流入监管部门禁止的楼市及股市领域,真是令人想不通。因为自去年8月份以来,监管机构对银行涉及房地产以及楼市领域的贷款频频出招,像唐僧的“紧箍咒”越来越紧,先是2020年8月20日,央行与住建部联手出招“重点房地产企业资金监测和融资管理规则”,也就是被业内称为限制房地产企业融资的“三道红线”。就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央行和银保监会又发布了关于银行业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的要求,并2021年第一天正式实施。该制度将全国的银行分为5个档次,分别规定了其“个人房贷占全部贷款的比重上限”,以及“各类房贷占全部贷款的比重上限”,所以也被称为银行业的“两道红线”,“两道红线”直接限制了银行贷款流向房地产市场的上限,也表明了银保监机构抑制房地产信贷风险的决心,且“三道红线”和“两道红线”分别从需求端与供给端对银行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及楼市领域起到了“全封闭”作用。在这种监管高压态势下,银行信贷资金还在违规进入房地产及楼市领域,不能不让人感到惊讶。 

  显然,监管机构下大力气抑制银行信贷资金流入房地产及楼市领域,并非神经过敏,而是嗅觉和感知到了房地产领域存在的风险隐患。据去年底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一篇撰文中指出,目前,我国房地产相关贷款占银行业贷款的39%,还有大量债券、股本、信托等资金进入房地产行业。可以说,房地产确实已成了现阶段我国金融风险方面最大的“灰犀牛”,坚决抑制房地产泡沫任务重压力大,不痛下决心,房地产贷款无限制增长脚步将无法停歇。同时,也要看到,贯彻落实中央政府有关房地产调控政策,抑制“房住不炒”,让房子回归居住属性,建立房地产长效调控机制,如果不把住银行信贷这个“总闸门”,一切都将是一句空话。由此,从供给和需求两端,来给房地产行业去杠杆,给居民端去杠杆,这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21-3-12 7:53:00
作者:莫开伟
   近日,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同志在回答新华社记者有关推动银行业保险业高质量发展有关情况时指出“贷款利率会有回升和调整”。此话引发全社会的广泛解读和强烈反响,不少人甚至据此认为中国下一步可能会收缩当前的货币政策,全球也有可能出现流动性拐点的到来。

  中国货币政策转向及市场流动性拐点到来,可能不是郭主席一句话就能改变的;但我们应该想到,郭主席说出的“贷款利率会有回升和调整”并非无缘无故,其背后其实隐藏着不少因素,也释放出了不少信息:那就是中国稳健宽松的货币政策可能会有所收缩,当然这不只是中国货币政策有所收缩,全球货币政策都有可能转身,流动性拐点有可能到来。

  从中国金融运行实际看,这几年实际上施行的是稳健宽松的货币政策,货币放水较多,而2020年末以来这种现象似乎有所改变。据央行公布的数据,2020年12月末,M1余额62.56万亿元,增速同比虽增长了8.6%,提升了4.2个百分点,但增速环比却减少了1.4个百分点,为过去5个月来首次回落,表明增速放缓。M2余额为218.68万亿元,增速同比虽增长10.1%,提升了1.4个百分点,但增速环比减少0.6个百分点,增速环比下跌,表明“放水”有所减少。


  近两年,中国实施稳健宽松的货币政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这里有应对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外在压力的因素,也有应对疫情刺激经济的内在动因。这种货币政策结果必然会刺激利率普遍下行、实行企业经营成本下降和资金需求的快速上升。据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2021年2月20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1年期LPR为3.85%,5年期以上LPR为4.65%。由此来看,新一期的1年期LPR和5年期以上LPR依然“原地踏步”,连续10个月维持不变。这是利率低迷的有力佐证。如此低利率虽然对中国经济尽快复苏走出疫情阴影有一定好处,但却也推动了通货膨胀率的上升以及经济泡沫的把关,在中国主要表现表现为房地产投资拉动效应明显,信贷资金及社会资金又开始向房地产业聚集,其埋下的隐患有可能引发房地产市场风险向银行体系传导。

  很明显,如果适度宽松货币政策持续时间过长,并不是一种好现象,对整个经济质量提高会带来副作用,尤其对建立我国双循环经济并无益处。所以,今年二季度开始,央行收缩货币,从适度宽松向适度稳健过度是非常有可能的,而收缩货币政策的结果也必然会推高整个社会的融资成本,从而更有效遏制过高的资金需求。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21-3-4 9:18:00
作者:莫开伟
  3月2日,央行党委书、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同志在回答新华社记者提出的推动银行业保险业高质量发展有关情况时指出: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银保监会将把防范风险作为金融业的永恒主题,毫不松懈地监控和化解各类金融风险,强化金融法治,完善长效机制。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确保金融创新在审慎前提下进行。

  可以说,郭主席的观点高度概括了未来我国金融监管工作的重要思路以及金融发展的方向,具有相当强的金融监管指导意义;尤其指出将把防范风险作为金融业的永恒主题对金融监管工作将起到提纲挈领的作用,也将成为时刻提醒监管部门不放松金融风险监管、银行保险机构不违法违规经营的“警钟”。

  郭树清主席提出把防范风险作为金融业的永恒主题,我们到底该如何理解并准确把握其深刻内涵呢?从当前我国金融监管的现实出发,可从五方面来全面科学地把握其精神实质:

  实施金融监管追求最大目标的需要。

  金融监管之所以存在和需要,就是因为银行保险业运行过程中不是所有机构都能合法守规经营,总会有一些机构存在违规违法经营行为,同时这种违法违规经营行为具有广泛的传染效应,有可能导致整个金融业经营的杂乱无章和风险萌发。而且,这些违法违规经营行为最终又会引发不少的金融风险隐患,既给金融业发展带来困惑,也给金融监管带来较大的阻力。同时,由于金融风险隐患存在会危及整个国家金融业的安全,最后也会祸及民众财富稳定以及国家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正是因为金融业在国民经济生活中的这些重要作用,任何政府都不会对金融业经营风险放任不管,都希望通过切实的监管措施、实施有效的监管手段来抑制各类金融风险,并将金融风险消灭在萌芽状态,为国家经济长远可持续发展、为民众金融财富保值增值营造安宁的金融环境。且确保金融业健康发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也是政府及其监管机构始终不懈地追求目标,也是政府监管部门应肩负的责任和使命,只有时刻对金融业风险保持高度的警惕性和责任意识、忧患意识,才能体现最大的政治责任感,也不辜负党和人民赋对金融监管的殷切希望。

  防范金融风险复杂性艰难性的需要。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21-3-3 7:57:00
作者:莫开伟

   2月20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简称《通知》),对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设置了三项限制性定量指标,同时明确地方法人银行不得跨注册地辖区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以及过渡期等。

  公众心知肚明的是,此次发布的《通知》距离2020年7月发发布的《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简称《办法》)》刚逾半年之久,或许公众难以理解的是,银保监会为何对互联网贷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布了两道监管禁令,难免让人不猜测再次发布《通知》是否有出尔反尔之嫌,或者说原来的《办法》存在重大瘕疵?非也,银保监会再次发布《通知》是对《办法》的进一步补充与完善,给互联网贷款再套一道“紧箍咒”,让银行金融机构统一互联网贷款管理操作规范,不再将“经”念歪,将有可能出现的漏洞或发生的问题消灭在萌芽状态,这是银保监会勇担监管责任、适时完善监管机制的务实之举,值得高度点赞!

  从当前客观金融现实看,此次《通知》颁布最直接的表现是将起到有效的纠错作用,主要是2020年《办法》发布之后,监管部门发现银行金融机构在互联网贷款具体操作上还存在着一定问题:各银行金融机构执行效果和整改力度存在差异,特别是在独立实施核心风控环节、加强合作机构管理等方面,部分银行金融机构的互联网贷款业务行为与《办法》要求仍有一定差距,存在一定风险隐患。对此,如果不及时修订与完善互联网贷款管理制度,势必会给互联网贷款监管带来较大的风险隐患。这应该是监管部门发布《通知》的最大用意所在,试图通过《通知》的发布将互联网贷款操作中的漏洞全部有效堵塞掉。

  当然,监管部门发布《通知》的用意是明显的,而未来《通知》要显现的作用以及起到的正向金融效应则也是相当清晰的。具体可从此次《通知》最大的两个核心制度亮点即三项限制性定量指标和禁止地方法人银行机构跨注册地辖区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的规定中可窥一斑:

  《通知》规定了互联网贷款出资比例、集中度指标和限额指标,可谓打蛇打到了“七寸”上,能让互联网贷款所有环节的运行风险被全部置于有效监管之下,互联网贷款今后再也不可能出现盲目无序和任意膨胀的局面了。一是出资比例明确要求商业银行与合作机构共同出资发放贷款,单笔贷款中合作方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这在无形中等于是宣告了互联网合作机构“空手套白狼”、用少量资金高杠杆撬动合作银行金融机构发放贷款的做法将成为历史,互联网金融机构既要承担盲目扩张贷款的风险,同样也要受到自有资金规模的限制,迫使其根据自身资金实力做到“有多大的腿缝多大的裤”,这对互联网金融机构端正经营理念、营造生态化发展环境、消除无序市场竞争都将起到有效作用。二是集中度指标明确规定商业银行与单一合作方发放的本行贷款余额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25%。这一规定也将迫使商业银行按照收益风险匹配、适度分散等原则选择合作机构,加强集中度风险管理等。最为重要的是规定能督促商业银行不再盲目追求互联网贷款规模而不顾自身资本实力和因为无限扩张互联网贷款而使自身资本充足率严重不足加大互联网贷款经营风险的现象发生。如此,可促使商业银行谨慎对待互联网贷款,稳步发展互联网贷款,树立互联网贷款规模与自身一级资本实力相匹配的经营理念,推动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步入良性发展轨道。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21-2-23 7:56:00
作者:莫开伟
    21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主持召开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上指出,银行金融机构要把握好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大力支持中小企业健康发展,金融机构要不断提升能力,做到敢贷、愿贷、能贷、会贷。

  刘副总理“敢贷、愿贷、能贷、会贷”等“四贷”,再次将银行金融机构贷款行为提升到重要认识高度;刘副总理之所以强调“四贷”,应主要是对当前银行金融机构在放贷上出现的一些怕贷、惧贷、畏贷等信贷畏难情绪致使支持中小微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出现不利趋势而提出来的。最为明显的表现是我国中小微实体企业尽管在中央政府各部门出台各种优惠财税金融政策的情势下,融资难、融资贵这一顽疾始终没有得到有效根治,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我国经济发展,也成为拖累我国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和经济增长质量提高的重要瓶颈。

  说得更明确一些,中央高层再次强调银行金融机构要“四贷”,也说明目银行金融机构在信贷支持的态度、力度、效果等方面还不尽如人意,全社会对银行金融机构信贷服务也颇多微词,银行金融机构在信贷管理上仍有较大的作为空间,这对银行金融机构高管及全体信贷人员来说更是一种鞭策,需要银行金融机构知耻而后勇、知难而后为,改变目前信贷支持经济、信贷服务实体经济的不利格局,全身心、全方位激发信贷经营活力,为中国经济迅速走出低谷、回归正常轨道蓄积巨大金融信贷动能。

  作为银行金融机构又该如何落实刘副总理的“四贷”?这其实是检验银行金融机构高管们信贷管理智慧最有效的“试金石”,金融部门唯有学会“弹钢琴”,将落实“四贷”上升到一个新的认识高度,统筹兼顾信贷各个环节、信贷各个领域、信贷方方面面的关系,全面把握“四贷”维度,准确抓住涉及实体企业信贷的各种有利契机和形势,因势而动,顺势而为,灵活调度信贷资源,将资金配置到社会经济发展最需要的环节。

  具体来说,银行金融机构贯彻落实刘副总理“四贷”应着力体现到四方面:

  及时转变信贷观念,把“四贷”当成一场深刻改变信贷理念的变革。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21-1-25 8:03:00
作者:莫开伟

    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7日下午4点30分钟官方收盘时间,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报6.4567,较上日上涨48个基点,开年人民币汇率涨声一片,续创2018年6月中旬以来新高。这是自5月底以来人民币汇率的主要走势,在岸人民币对美元累计涨近10%。

  人民币汇率7个月以来升势如虹,这引起了金融业界以及全国民众的广泛关注:接下来人民币汇率到底会怎样走?还会否持续升值?尤其人民币汇率如果持续升值会否给我国经济发展带来很大的压力?这些问题确实需要全面准确地把握,因为人民币汇率与我国当前经济发展以及民众生活的息息相关,无论是长期持续升值或贬值都将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有利有弊。

  那么,我国人民币汇率今年是否会长期保持升势呢?回答是肯定的,至少在今年上半年保持升势应是大概率事件,持这样的观点既不是盲目乐观,也不是主观臆断。一方面,从当前国外经济形势看,为人民币汇率持续升值提供了空间。因为欧美经济今年上半年还将受到冬季疫情的严重冲击,甚至部分国家比如英国、美国与德国可能面临双底衰退,尤其是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今年上半年难言转向,而到今年下半年如果疫苗在欧美国家广泛使用,让疫情得到全面有效控制,则对欧美国家的经济带来较强的提振作用,欧美经济有可能展现前低后高走势。而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到那时与欧美国家相比则有可能转变化前高后低的变化,这使得我国经济与全球形成了一定的反差。另一方面,出口形势也会因为全球疫情形势的变化而转向,推动中国出口顺差会缩小,使得人民币汇率也自然会形成先高后低格局。由于中国政府新冠抗疫措施得力,复工复产政策到位,使得中国经济复苏相对欧美国家要快,2020年出口形势令人乐观,据国家海关总署数据,我国2020年1-11月,进出口总值29.04万亿元同比增长1.8%。按美元计11月出口2680.7亿美元增21.1%,创历史新高。虽然2020年12月份数据尚未出笼,但估计进出口总额不会比2019年少多少。而且,我国出口还会沿袭去年的形势,至少2021年上半年还将较为乐观。当然,随着疫苗得到一定普及,欧美发达经济体的生产能力、经济活动将会在下半年有显著的恢复,供需缺口将得到有效补偿。中国在全球的出口份额将逐渐回落到疫情之前正常的历史水平附近。但是全球贸易的总体体量,可能将难以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再加上2020年后期较高的基数效应,这意味着中国出口增速在2021年后期将面临一定压力。这无疑也会对人民币汇率带来一定的下行压力,而美元、欧元、英镑等汇率则有可能上升。

  同时,需要明确的是,我们应该对当前人民币汇率继续保持升势依然要充满信心,不宜过度担忧。从最近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上传来各专家的观点看,目前人民币升值对中国经济包括出口的影响都是比较小的。依据主要有两方面:一是目前人民币升值仍然较为“温和”,并没有出现大起大落现象,且取消外汇逆周期因子也在一定程度上对人民币汇率的升高起到一定作用。二是近期人民币对美元升值部分也是因为出口表现强劲,出口结汇较多,这是正常的市场反应,并不会对出口形成明显打压。而且,评估汇率对经济的影响,不能要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还要看人民币对各种货币的加权平均汇率。按照这个汇率来算,人民币其实升值的并不多,且人民币升值主要是相对美元而言的,如果将人民币与一篮子里面的其他货币汇率相比,比如说人民币对欧元,人民币对英镑,可能就看不到人民币太强的升值走势。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21-1-13 7:56:00
作者:莫开伟
  2020年的最后一天,央行与银保监会依然没有放松监管的脚步,放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监管重磅炸弹—发布了《关于建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通知》(简称《通知》),祭出了对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大招,规定自2021年1月1日起实施,这是继不前不久监管部门划出“三道红线”房企融资新规之后,房地产金融政策再出重磅新规。

  不少人可能不太明白,央行、银保监会为何此时推出房贷集中度管理制度,事实上推出房贷集中度监管制度是大势所趋,也即确保房地产业健康平稳发展的现实需要:往前看,2020年监管部门推出了若干控制信贷资金过度注入房地产领域的监管政策,但似乎效果不尽如人意,尤其2020年三季度推出的“三道红线”防房企融资新规意在杜绝过多的资金流向房地产领域,但由于该监管政策主要就是针对房企的负债问题,通过资产负债率这些指标,从而限制房企的融资,强行给房企降杠杆,降低房企风险,避免后续出现烂尾楼事情,这仅仅只是从资金的需求端来调降杠杆,没有从供给端彻底遏制信贷资金过多地聚集于房地产领域,仍难从根本上控制房贷过快增长势头,房贷增速虽然有所放缓,但绝对额仍保持较高数额,必须再对银行信贷加固“两道屏障”。据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近日撰文指出,目前,我国房地产相关贷款占银行业贷款的39%,还有大量债券、股本、信托等资金进入房地产行业。可以说,房地产确实已成了现阶段我国金融风险方面最大的“灰犀牛”,坚决抑制房地产泡沫任务重压力大,不痛下决心,房地产贷款无限制增长脚步将无法停歇。同时,也要看到,贯彻落实中央政府有关房地产调控政策,抑制“房住不炒”,让房子回归居住属性,建立房地产长效调控机制,如果不把住银行信贷这个“总闸门”,一切都将是一句空话。由此,从供给和需求两端,来给房地产行业去杠杆,给居民端去杠杆,这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可见,对房贷实施集中度管理,这是金融监管历史上的首次,这一监管举措对全国所有商业银行来说无疑将起到重要影响:一些房贷集中度超过央行、银保会规定的最高比例要求就必须压缩收回,让集中度回归到要求范围之内;对于一些现在房贷集中度已经相当之高的商业银行在未来发放房贷时就会受到较大的抑制,未来房贷也必然会收紧,这就对商业银行房贷产生直接影响,而所产生的间接影响则是可迫使商业银行控制房贷规模,防范房贷集中度过高吹大房地产泡沫从而诱发金融风险。同时也会迫使中小商业银行将信贷资金向实体企业倾斜,使更多中小微实体企业得到有效的信贷支持。

  而且,从此次房贷集中度监管具体内容看,监管当局考虑相当周到,展现了监管当局的监管智慧,凸显出监管的最大亮点,综合考虑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资产规模、机构类型等因素,分档设置房地产贷款余额占比和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占比两个上限,对超过上限的机构设置过渡期,并建立区域差别化调节机制。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21-1-4 9:24:00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7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
留言版
好友秀
相册